Matilda Olsson是Goodbye Kansas工作室众多华丽视觉特效项目背后的制片人。本次专访中,我们与Matilda谈论了她成为制片人的故事,为《行尸走肉》团队制作特效的感受,还有过程中ftrack是如何协助她完成工作,并希望她为所有其他制片人提供了一些建议。

能否请你告诉大家,你是如何成为Goodbye Kansas的执行制片人?

我以3D艺术家的身份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不过我很快意识到我更喜欢管理方面的工作。

我发现协调和制作更加适合我,同时仍在我热爱的创作行业工作。2014年,我加入了Goodbye Kansas工作室(当时称为Fido),担任视觉特效制片人。

我的第一个项目是一部名为《功之怒》的短片,其中几乎所有镜头都是由视觉特效完成。这是我担任制片人的第一个项目,也是一次重要的途径让我学到了这项工作的复杂性,涉及到和许多艺术家用不同效果来进行大型复杂视觉效果制作。

从那时起,我就迷上了制作。随着公司的发展,我收到了越来越多的项目,其中包括《行尸走肉》等剧。几年后,Goodbye Kansas任命我为执行制片人。在担任这个职位时,我经常在执行各级别上同时处理多个项目,不用深入每个细节。我享受在整个制作过程中指导项目,这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

我目前的项目包括Outlander,For All Mankind和Tom Clancy’s Jack Ryan。我还参与了一位著名导演制作一部知名故事片。不过呢,我现在还没办法透露给大家!

请分享一些你在Goodbye Kansas的日常吧!

作为执行制片人,我的工作是监督所有项目并管理与客户的每一次直接联系,以确保一切顺利进行。我们所做的都是团队需要巨大努力的工作。我在其中是为了提供更全面的监督,并确保更细微的细节在更大的画面中得以呈现。我主要从事电视剧和故事片的工作,我和Goodbye Kansas在斯德哥尔摩与伦敦的两家公司都密切合作。

客户和Goodbye Kansas团队都依赖我对工作安排做明智的决定。为了能够做到这一点,我必须密切关注每个作品。我通过每天的日程,会议和与管理每个团队的制作人,与主管的负责人讨论来检查进度。

除了担任执行制片人之外,其实我还是Goodbye Kansas销售团队的成员哦! 这个角色需要大量地和客户沟通,并为工作室寻找新的好项目。为Goodbye Kansas团队取得了出色成就,我在其中感到十分满意!

我在其中最享受的是结识了很多才华横溢的人,从富有才华的视觉效果艺术家到出色的导演和与我们合作的客户们。每天从中获得的激情和创造力都不断鼓舞着我!

你认为视觉特效制片人如今都面临哪些挑战呢?

这么多年来,主要挑战其实一直没有变过,那就是在预算范围内按时交付最佳成果!这永远会是挑战,一个可控的挑战。

例如,当我们投标一个项目时,我们会预估制作它所花费的时间。因此,跟踪项目的进度就特别关键了,以便我们可以预见并避免可能导致任何延迟的问题。

在这方面,ftrack是一个超棒的工具!我们拥有一支由制片人、计划人员和协调员组成的出色团队,处理着项目中每一处细节。作为执行制片人,我可以用ftrack查阅可用的信息,以确保一切运行顺利。这是ftrack的一大优点:它对制作项目过程中的各个层面都非常有效。

Image from CD PROJEKT RED’s Cyberpunk 2077 – E3 Cinematic Trailer

应对制作挑战的一种方式是持续发展并寻找新的、更有效的方法来制作特效。在Goodbye Kansas,我们是内心的开拓者,我们一直鞭策着自己寻求更有益的方式制作精彩的内容。这是我们热爱研发的原因之一,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拥有部门提供专注于实时视觉效果和数字人物技术服务的原因。

对于在视觉特效行业刚起步的制片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认为重要的是拥有艺术背景或至少对于制作视觉效果中不同的组成元素有着深刻的理解。你需要清楚所有不同的部分是如何组合在一起。我想说,比较明智的是先建立殷实的基础,作为协调员参与进去,为之后展翅引领项目成为视觉特效制片人而奠定基础。

还必须记住,所有视觉效果制作本质上都是团队的努力。我们一起完成所有这些工作是一种美妙的感觉。一旦开始进入制片人的角色,永远不要失去与创作作品的艺术家们的联系。与他们进行交流和协作不仅可以帮助你预见可能出现的问题和陷阱,也可以帮助你理解它们。这样就更容易避免可能存在的问题。建立这些关系也总是会提醒你对创造力的热情,正是这种热情成就着我们的行业。看到艺术家们满腔热忱制作令人兴奋的作品时,是多么棒的感觉!

Images from Amazon’s Tom Clancy’s Jack Ryan, Lionsgate’s Hellboy, Apple’s For All Mankind, and Laser Unicorn’s Kung Fury.

作为一个电影迷和漫画迷,可以分享一些你最喜欢的作品吗?

我喜欢各种各样的电影,不过我一直是超级英雄和漫画改编电影,奇幻和科幻电影的粉丝。这与我所做的工作息息相关,我可以近距离地看到所有这些东西都变得栩栩如生!例如与《行尸走肉》的合作,那是我职业生涯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我一直很喜欢漫画,所以能够在这部剧中工作四年对我来说就是梦想成真!

现在是很棒的时代,这个时代的技术完全可以将所有大众挚爱的书籍和漫画中的想象呈现到电影和电视荧幕中,体验身临其境的感受。

给我们讲讲Yellow Brick Road吧!

Yellow Brick Road 是我们Goodbye Kansas的播客,我们在这里分享对电影,游戏和视觉效果的热情。它由我们的营销总监Nils Lagergren主持。他邀请来自再见Goodbye Kansas的艺术家和员工谈论各种主题。有时是关于我们在工作室里制作的作品,采取的是“幕后方法”;有时是关于我们喜爱的东西,例如特定的电影类型或视觉效果的世界趋势。我是常客之一,我超级喜欢每一次参与的机会,谈论神奇的东西或者我喜欢的电影,特别有趣!

你能深入聊一聊ftrack是如何支持你担任执行制片人这个角色吗?

ftrack最初是在Fido(后来合并成为Goodbye Kansas的工作室之一)中作为内部软件开发的,因此可以说ftrack存在于我们的DNA中。如之前所述,对我来说,作为执行制片人,我需要获取我掌管的所有项目的概览,在这个过程中,ftrack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我还可以将最小的细节放大,以微观角度看到所有的进展。我们能够与制作人跟踪时间表,整理客户提供的信息,并与艺术家进行交流,这些多亏了ftrack让我们能在一个平台上进行所有的事情。

Goodbye Kansas工作室如今已成为瑞典最大的视觉特效公司,如果没有ftrack我们根本无法达成现在的成绩!

Get the big picture with ftrack

ftrack helps producers to plan, schedule, and deliver within budget and on deadline. Find out how.

More from the blog

12年陈的VFX制片姐姐的独门秘籍

|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Bait Studio的VFX制作主管Lucy Lawson-Duckett,一个12年制片经验的制片小姐姐为我们分享她是如何玩转这个工作的。

疫情期间,在家办公如何提高工作效率?

| 新闻 | No Comments

由我们在家工作了多年的远程专家ftrack同事提供了一些远程工作的技巧给在家办公的你们。

人物专访 | 《行尸走肉》特效的制片人之一——Matilda Olsson

|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今天,我们采访了Matilda Olsson,她是Goodbye Kansas工作室众多华丽视觉特效项目背后的制片人。

ftrack Studio 4.4 正式发布!!

|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ftrack Studio 4.4 来了! 我们与制作一线的创意人士以及管理人员历经数月的交流,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 ftrack 更好地解决具体的生产问题。

2020年首月ftrack Review 再次升级

|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最近,ftrack Review的功能进行了全面的升级,这次又有新的体验带给大家!

ftrack全球团队2019年度精彩回顾!

|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2019年中有许多精彩的时刻,包括ftrack一些重大版本更新,都很值得分享给大家。让我们来看一组值得庆贺的数字吧!

Python 3终于来了!

|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1月1日起,全面启用一个全新、简化的编程语言——Python 3。

还在用微信群沟通项目么?《环太平洋2》的审阅秘籍了解下!

|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2019年,ftrack在“媒体审阅”方面投入了很多,比如最近收购了Cosp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