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们专访了北京十月猛犸动画制作有限公司技术负责人杨涌涛老师。从业近20年的他,先后服务于幸星、basefx、morevfx等多家国内知名企业。我们有幸请到他来和大家分享下他们是如何使用ftrack创建自己的流程,并与欧洲团队完美合作

Q:杨老师,请您向大家简单介绍下十月猛犸和您自己:

杨:北京十月猛犸动画制作有限公司非常年轻,团队是2017年4月组建的。当时,沈阳十月猛犸的董事长想在北京投资一家新公司,就找到现在公司的负责人许笑彬。差不多过了两三个月,进了几个制作项目,就开始“搞事情”了。

组建公司的时候,大部分的骨干都是在十几年前就是前同事,后面又断断续续在不同的公司一起工作,很熟悉的老朋友。大家都只想做一点微小的事情。公司头一年的状态,大概类似于潜艇出行,偶尔冒出来换口气,大部分时间都在动画电影制作项目里潜水航行。

我个人的情况比较简单,1976年出生于湖北省,毕业于武汉科技大学的建筑装饰专科。2001年夏天来北京后,正式加入影视特效行业。视野狭窄,人生目标比较低俗,留在行业里赖皮,就是因为好玩,并没有什么“赚他一两个亿”之类的小目标。

不敢称老师,我除了比较喜欢折腾,不要说优点,连缺点也不胜数,工作上更没有树立什么实用的发展方向。如果非要写点什么经验性的文字出来,反而可能会误导大家。

Q:您能否介绍下,十月猛犸为什么会考虑用流程管理软件?是什么让您选择了ftrack?

杨:因为在行业里赖皮了许多年,在很多公司都使用了一些常见的流程管理软件。比如在幸星的时候,用过早期的管理软件,花了不少钱;早前basefx使用美国的一款管理软件的情况也比较清楚;morevfx从国产软件转向其他管理软件的整个过程,也和同事一起经历了。再晚一点和欧洲某些制作机构的总监交流,大致也了解了一些内部开发的in-house流程工具。和国内其他本土软件的开发人员,也是经常来往的朋友。

行业如此之小,花样却很多,挺有意思。

大家现在普遍对于ftrack有误解,其实它的架构并不是限于某个行业。以我对ftrack软件使用和了解,无论是从软件开发,还是工业产品的设计,再到文学作品的编写。凡是创意开发部分的工作,都合适用它来管理。

我在公司的工作,就是打杂。说好听点叫兼任IT 、TD、R&D等等部门的所有工作。我个人性格比较坏,专横跋扈。自认为Ftrack开放性不错,系统健壮,很好玩,所以我就决定要用这个。

当时正好有个客户,在欧洲组建导演团队,工作上习惯使用ftrack。他们要把项目放在猛犸制作。公司自然就顺水推舟,批了方案,采购了ftrack本地企业版。

Q:从决定部署使用ftrack—直到其正式在生产流程中发揮作用大概用了多长时间,其间有没有遇到什么障碍?

杨: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在生产和制片流程上,消耗太多时间和资金成本。从公司成立开始,一直就是奉行先上路,边开车,边改造的原则,基本上每天都处于无照驾驶的状态。

在2017年8月,安装机房里的存储、服务器,配置网络之前,我就在开发MagnusSuit系统,应用于生产和制片工作。

Ftrack用了mariaDB作为后台的数据库,而Magnus Suit使用MongoDB作为后台的数据库。刚开始,我翻了整个ftrack API文档,然后迅速的放弃了使用官方的python API来对接。

性能最好,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画出ftrack后台整个mariaDB (mySQL的分支)的数据表之间的关系图,然后用预编译语言添加mariaDB和mongoDB的sdk去操作。

Ftrack 本地企业版本给了客户极大的自由做这些事情,最大的障碍是技术门槛,在行业客户的技术人员的工具箱里,往往只有一管胶水(Python)。

Q: ftrack的connect功能是不是会被经常使用到?公司是否也为其他的dcc工具开发了自己的 connect?有没有什么使用上的建议给到大家?

杨:我知道很多ftrack的行业用户,经常会去用ftrackconnet完成publish的工作。但是我们完全放弃了这一工具。

如前Magnus Suit系统的客户端的界面所示,我开发了完整的功能,以项目task区分流程环节,并预载软件环境,确保艺术家完全不需要进行任何工具配置。TD可以在后台进行高度自由化的软件、插件、渲染器定制,而不用对艺术家的工作站进行任何设置。艺术家完成工作后,在ftrack上对task生成新的version,同时publish新的数据到NAS上,生成缩略图,上传mov文件,发送内网邮件通知等等工作都由MagnusSuit完成。

随着项目的推进,在阿里云技术同学的帮助下,我将整套系统部署到了云端。

现在不仅是北京十月猛犸动画制作有限公司,中国各地所有参与我们动画电影项目的公司,都在同时使用迁移到云端的ftrack作为制片系统发布和管理任务,艺术家使用MagnusSuit系统生产。其中许多生产团队,既没有IT人员,也没有TD和开发者。

 

Q: ftrack的action是开放给使用者做个性化开发的一个重要接口,您是否有用到并开发了一些较为独到的功能昵?

杨:欧洲的导演团队,经常会去用ftrack review审片,习惯于用action启动软件查看文件。

但是由于采用了很小的数据粒度的方式开发流程工具,在每个生产环节中,所产生的新数据,以数据库table、atom或json文件、独立的自有格式等等方法,只占用极小的空间和处理资源。绝大多数数据,尽可能不以mayaAscii或mayaBinary场景文件方式保存。

这样一来,如果生产人员通过action去启动maya或其它生产商业软件,反而无法载入希望看到的数据。

 

Q:作为ftrtack的高级玩家,听说公司采用了十分先进的版本控制系统,可否在这方面为大家介绍一下如果想要做到较为优化的版本管理,您会建议怎么做?

杨:我们的版本控制系统从技术架构上分析,并不是很先进,还是以生产和制片人员容易理解和操作为原则。只是努力的减轻了资产和镜头生产的存储和性能消耗。实际上已知最好的版本控制工具是LinusTorvalds开发的Git。

我们在版本控制方面的经验和技术,并没有什么行业共性,就算共享出来,恐怕也无法在其它项目和团队中使用。如果说建议,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技术人员和生产部门要作紧密的协作,尽力为每个项目和团队的“生存基因”,适配出不同的工具系统。

开发方面,务必把握整体,一切以保留足够的灵活度和兼容性为前提。

 

Q:各部门对于ftrack的反馈如何?比如项目制片人,导演,艺术家?

杨:整体上看,中国团队重执行,欧洲和美国团队重创意。欧美导演和艺术家,更多的在ftrack上希望进行双向交流;国内的团队成员,则偏向于由某特定的职位人员主导,做更多的讲解和指导。这可能源于一种文化上的差异。

为了方便制片部门从Excel表格,以导入的方式快速在ftrack上创建项目,我开发了magPie工具,可以一次创建出所有asset和shot的所有task。

为了方便制片部门在NAS上创建项目目录结构,我开发了createFolder工具,可以从ftrack上读取task信息,在数十秒内创建出数百万个对应目录层级,供生产部门使用。

由于ftrack的开放性,这类的开发工作非常轻松。

 

Q:公司在做样片审阅的时候,尤其在和海外艺术家做异地审阅的时候是如何利用到ftrack的审阅功能?哪种回放工具使用得较多?从与ftrack的整合角度而言还算满意吗?

杨:因为我们购买的是本地企业版本,国内用阿里云智能网关连接了参与项目公司,我只能将nginx的componentserver设置为云端的172网段。

德国方面的剪辑师和动画总监,在北京和苏州的阶段性工作完成后。回到慕尼黑,发现不能在德国正常使用迁移到云端的ftrack location网站的review功能。他们非常不满。

目前解决的方案之一,就是等待阿里云智能网关的业务在2019年初推广到德国。

公司所有正在推进的项目里,webplayer在使用率上遥遥领先,就算nukehiero明显更强大,用户习惯还是战胜了功能和预设。有少数几个用户喜欢RV,但公司不打算购买。

Q:基于云平台的流程管理系统逐步成为趋势,您怎么看?

杨:个人认为,目前完全依赖云端的资源,也不一定能支撑起全部的流程管理系统。边缘计算(雾端)和本地计算,在可以预期的未来,仍然将是非常有益的补充。看起来微不足道的需求,可能是真正的行业变革萌芽的前兆。

如果说“趋势”是指即将发生之事,行业内大多数团队可能有不同的解读。我们不能期待改变在清晨醒来后就自然发生了,相反有无数的工作需要完成。云平台的技术根系深入到影视特效行业的技术洼地之前,先到达的可能是风暴。

 

Q:对于ftrack这款产品未来的期望是什么,请给出您的建议

杨:不要学习其他软件试图做的大而全;

不要只顾着给客户(喂甜点)集成界面功能;

国内云端提供docker容器部署;

提供更灵活的付费租用方式;

尝试吸引更多不同行业的用户。

想体验一下ftrack的带来神奇世界吗?

立刻扫码,即刻试用!

更多客户故事

获得3大电影节青睐的《BattleScar》原来出自他们!

“中国宝贝”登陆流媒体巨头Netflix

深度专访爱尔兰史上第一部动画电影的制作公司——Boulder Media

从Nike到Taylor Swift,ftrack助力VR制作!

定档啦!11月8日——《宠物联盟》

ftrack助力MPC数字版Elton John的创建——技术上最复杂的作品之一

惊了!Porsche 911居然出现在这儿!

厉害了!从业近20年的老顽童玩坏了ftrack!

现实奇术师——MPC宝马“传奇”项目专访

ftrack在教育领域的应用——来自南ESSEX大学的反馈

从青铜到王者——dupe vfx专访

Google的御用广告公司,是这样炼成的——Gramercy Park Studio专访

探秘乌克兰史上第一部3维动画片

福克斯旗下的小工作室和大奇迹

Netflix一个月4千万流量的片子,居然是他们做的!

来自中国的Pinta Studio如何做到将ftrack与虚幻引擎强强联合

ftrack与《黑豹》一 起 见证
“火爆票房”

ftrack将《雷神3:诸神黄昏》
带入“诸神狂欢”

Eight VFX – 用ftrack来制定个性化工作流程

神奇的ftrack:与《蜘蛛侠:英雄归来》携手走向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