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15年中,Raphael A. Pimentel一直领导着Luma影业的动画部门。从漫威的史诗级巨制《惊奇队长》和《蜘蛛侠——英雄远征》到获得多项大奖的《老无所依》, Raphael的工作延伸到了VFX的方方面面。让我们来和这位动画总监聊一聊他的职业生涯,以及好的计划对于完成动画的重要性。

  • 能和我们讲讲您作为动画师的故事吗?

作为一个动画师,我倾向于现实主义。大学的时候,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做人物以及其他生物的动画,而不是做卡通人物。

我通常用直截了当的方法制作动画,而不是花大量时间去拗造型。虽然在制作过程中可能会有些忙乱,但是这种表现方法会使得画面表现的更好,更加真实自然。

作为Luma的动画总监,我对我的工作,以及能建设成功的项目队伍而骄傲。看动画师成长为更加全面的艺术家是十分令人愉快的。

  • 在你加入Luma前,你在迈阿密国际艺术与设计大学学习过,毕业之后不久就去了Luma。你能和我们讲讲那段经历吗?

准确来说,在加入Luma之前,我和一些大学同学在一间工作室工作过。

在2004年被Luma录用之前,我一直在那里带领自己的队伍,因此我对和整个队伍分享想法以及notes毫无压力。工作室的CEO以及创始人Payam Shohadai发现了我带队的能力,于是他提名我做首席动画师,而我也完成了我的第一部电影The Cave。

  • Luma在哪些方面吸引了你呢?

在我加入Luma的时候,Payam是VFX总监。他在面试我时,我对他的平易近人印象深刻。整个公司就像一个由超级聪明艺术家们组成的家庭。

十五年后,我们已经是原来的三倍规模,但是我们仍然把重心放在趣味又积极的文化上。我们对于候选人的甄选十分上心,这样来保证每个被录用的人都能完美适应Luma超棒的公司文化。

 

  • 你在Luma 做过的最棒的项目是哪一个?

我参与过的每部影片都让我激动,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科恩兄弟的《老无所依》。我在这部电影里做了一大群羚羊的动画。他们的电影想象力丰富,叙事手法独特,角色错综复杂。

和漫威工作室和华纳兄弟一同制作超英电影也很有趣,主要因为我是DC和漫威的双料粉。

  • 作为Luma的动画总监,你每天的工作是怎样的呢?

作为Luma的动画总监,我一边要应对动画制作的工作,另一边需要和客户交流。

Luma的VFX队伍坐落在洛杉矶和墨尔本,我早上会和洛杉矶的同事们会面并且和他们一起工作,剩下半天我基本会和墨尔本的队伍一起工作。

我的工作也包括雇佣天赋卓绝的艺术家,组建队伍,制片,规划工作以及摄影任务。

  • ftrack 对于身为动画总监的你来说有什么帮助呢?

我们最近运用ftrack的项目是《蜘蛛侠——英雄远征》。我们把所有和镜头执行相关的内容都录入了ftrack, 例如日程安排,注释和客户要求。

ftrack帮助我们追踪其他相关部门的工作信息,并把所有的信息汇总到一张甘特图里。这让时间规划以及平衡艺术家们的工作简单多了。

ftrack也在同一张甘特图里示意了艺术家们缺席的日子,这对于像蜘蛛侠这样的超大项目帮助很大。

  • ftrack的API以及灵活性怎样帮助你们制作蜘蛛侠呢?

我们能够使用ftrack作为制作界面,根据我们艺术家创作的模板自动启动渲染和模拟场景。

我们当然也有用ftrack将从模板中获取的数值值输入到我们的数据库中,借此修改FX模拟的结果。这意味着一旦模板被创作出来,并且审核通过的话,我们就可以批量操作这些FX模板。这可以让我们对于指定片段的整体效果有个印象而不会花费制作者太多时间。

  • 你已经当了15年动画师,在你看来这个行业经历了哪些变化?

现在很多电影都使用了很多VFX技术,因此最重要的变化就是对动作捕捉的依赖。这对于VFX和动画来说都十分重要。

我很幸运,我能够为大堆的英雄电影穿上动作捕捉套装。我表演了超过30个的英雄人物,比如蜘蛛侠、死侍和美国队长。在银河护卫队里,我们在收到Josh Brolin的面部数据后,就在Luma拍摄了灭霸的身体部分。

和演员一起到拍摄现场,有助于加快动画制作。这让导演能给我们正面的回应,并且我们也能将这些部分放在我们的动画库中。

 

  • 对于那些开始动画生涯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工作努力,玩得舒爽。你的辛勤努力和精力会把你引向自己想要发展的方向。

  • 你会把ftrack推荐给其他动画人吗?

肯定的。合理的规划是制作任何动画的基础。ftrack最好的一点就是它面对艺术家和动画师的界面,它显示了镜头列表以及最新的注释。这让你很容易就找到这个动画下一步要做什么,让你很容易捕捉节奏。

真的非常感谢ftrack的一切,感谢你们对我和我们部门多年来的支持!

想体验一下ftrack的带来神奇世界吗?

立刻扫码,即刻试用!